• 注册
    • 财富排行榜
    • 等级排行榜
  • 辛勤的蜜蜂
    辛勤的蜜蜂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烟酒疗心伤
    烟酒疗心伤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自我主宰
    自我主宰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灭蝇师太o
    灭蝇师太o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柒°槿年
    柒°槿年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做個沒心沒肺菂尐女亽
    做個沒心沒肺菂尐女亽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迷路月亮
    迷路月亮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綩媄dē香烟
    綩媄dē香烟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牵着蜗牛去旅行
    牵着蜗牛去旅行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放肆的我の蓝天
    放肆的我の蓝天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辛勤的蜜蜂
    辛勤的蜜蜂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烟酒疗心伤
    烟酒疗心伤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自我主宰
    自我主宰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灭蝇师太o
    灭蝇师太o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柒°槿年
    柒°槿年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做個沒心沒肺菂尐女亽
    做個沒心沒肺菂尐女亽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迷路月亮
    迷路月亮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綩媄dē香烟
    綩媄dē香烟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牵着蜗牛去旅行
    牵着蜗牛去旅行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放肆的我の蓝天
    放肆的我の蓝天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乌鸦悖论逻辑学的错误,归纳法终于被推翻(颠覆思维)

    说起乌鸦,似乎大家都知道“天下乌鸦一般黑”。乌鸦是黑的是人所众知的一件事,甚至催生了一种所有的乌鸦都是黑的,不是黑色的东西就不是乌鸦这种诡异论点——乌鸦悖论。这实际上和费米悖论一样,都是一个无解的悖论话题!

    乌鸦的悖论: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

    乌鸦悖论也被称作亨佩尔悖论,因为它是德国逻辑学家亨佩尔提出的一种说明归纳法违反直觉,而提出来的的一种悖论。根据归纳法则,亨佩尔用乌鸦这种生物举出了这样的悖论,即“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!”。看起来似乎毫无疑问对不对,且听小编为你一一详细描绘...

    诚然,乌鸦是黑色的是对的,我们可以出去观察成千上万只乌鸦,也可以发现它们的确都是黑的。在每一次观察之后,我们对“所有乌鸦都是黑的”这一论点的信任度便会更信任一点儿。归纳法原理用在这里也是来合理的。

    但是这便产生一种新型问题了,因为在这个时候我们会把“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”转换成为一种“所有不是黑的东西就不是乌鸦”这种论点。而且这种论点在默写时候也是成立的,简单来说,如果你看到同样是鸟儿的翠鸟,翠鸟的颜色五彩斑斓,根据“所有不是黑的东西就不是乌鸦”这种论点来讲,这种鸟儿并不是黑色,所以不是乌鸦。这样的情形会加剧增加你对“所有不是黑的东西就不是乌鸦”这一论点的信任。所以你会更加确信“所有的乌鸦都是黑色的”是正确的!

    乌鸦的悖论:所有不是黑色的东西都不是乌鸦

    这样人们就会进入一个证实乌鸦的理论即为:

    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=如果有一个乌鸦,必是黑色的(反着来说,一个东西是黑色的就必是乌鸦)

    不是乌鸦的东西,就必不是黑色的/翠鸟(反着来说一个东西不是黑色,就必定不是乌鸦)

     

    这样将来就可以归纳为:所有不是黑色的东西,就都不是乌鸦!

    乌鸦悖论的意义

    说实话乌鸦的悖论是一个很是头疼的哲学问题,却又是一个值得人们去切磋的问题。这样说吧,用发现的很多的现象的表现的‘归纳法’所获得的结论,在某种没有颠末理论证实成立的结论,往往是错误的,因为这时会违反后来发现的事实。也就是说会形成以偏概全的不雅点和理论。

    假如看到有3、4只乌鸦是黑色的,那么说“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”,这条科学定律的证据是不充实的。假如看到成千上万的乌鸦都是黑的,大家就会认为这条乌鸦是黑色的定律的证据就充实的多,甚至认为这就是正确的!

    不过小编认为其实这个命题是完全正确的,出错的是我们自己的逻辑。其实观察到一个彩色翠鸟确实会增加乌鸦都是黑色的可能性!这就相当于:如果有人把宇宙中所有不是黑的物体都给你看,而你发现所有的物体都不是乌鸦,那你就完全可以断定所有乌鸦都是黑的了。但这只是一种反向推理而已...

    如果要把乌鸦的悖论问题的要把要害找出来,因为一个不是乌鸦的客体不是黑的这件事,好似在现实上确实是证实了“所行乌鸦都是黑的”这个论断!其实只是在极细小的水平上获得证实,试想我们来做一个客体数目很小的假设查验,好比有10张扑克牌向下扑放在桌子上。我们假设所有黑牌都是黑桃。我们最先一张一张翻牌。显然,每当我们掀开一张黑桃时,我们就获得一个“所有黑牌都是黑桃”假设的例证。

    此刻,我们把乌鸦的悖论这个假设用分歧形式改述为:“所有不是黑桃的牌都是红的。”两次我们翻出的牌不是黑桃时,它是红的,这必定也像前面一样证实了我们的假设。确实,假如第一张牌是黑桃,其余9张都是红色的非黑桃牌,我们就知道我们的假设成立。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1.5k
  • 半字浅眉-雨潇生白天数星星心空城°忆环绕°

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做任务
  • 实时动态
  • 偏好设置
  • 返回顶部
  • 到底部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